工程教育认证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发布人:王嵩  发布时间:2017-04-09   动态浏览次数:137

 

  

“今年619日在首尔召开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当被告知我们通过的时候,我们都认为自己见证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每次提起成为《华盛顿协议》预备会员的那一刻,作为中方代表之一的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总是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他说:“工程教育占中国高等教育专业设置、毕业生总量的三分之一。这样一个大团体得到了《华盛顿协议》的认可,不仅为工程类学生走向世界打下了基础,也意味着中国高等教育将真正走向世界。”

《华盛顿协议》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本科工程学位互认协议,其宗旨是通过双边或多边认可工程教育资格及工程师执业资格,促进工程师跨国执业。该协议提出的工程专业教育标准和工程师职业能力标准,是国际工程界对工科毕业生和工程师职业能力公认的权威要求。该协议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俄罗斯等15个正式成员和德国、印度等5个预备成员组成。今年6月,中国成为该协议组织的第21个成员,两年后将参与该协议的全会,通过考核才能成为正式成员。

我国从2005年开始开展工程教育认证,现有14000多个工程教育专业布点数,占高等学校专业总布点数的1/3,工程专业类在校生超过300万人,占全国本科总数的1/3,毕业生超过100万人,占全国本科毕业生总数的1/3

那么,工程教育认证对于中国高等教育意味着什么?

进入国际就业市场的“通行证”

目前,几乎所有相关院校都对参与工程教育认证表现出空前的热情。一是新颖的育人理念,二是未来工程师“毕业生”通行国际的执业资格。

清华大学原副校长余寿文认为,加入《华盛顿协议》,直接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构建与国际实质等效的工程教育认证体系,实质等效就是让学生走出国门、培养面向世界的中国工程师。

南京大学教授陈道蓄认为,成为《华盛顿协议》的正式会员可以让学生们取得经过认证合格的专业的毕业文凭,相当于拿到了进入国际就业市场的“通行证”。“成为正式成员之后,通过认证的专业就会带上认证标签,而学生们到国外,包括移民、找工作都可以直接使用,不存在任何差别。”

“对学校而言,我们一直强调的‘提高教学质量’第一次有了明确合理的参照标准,”陈道蓄说,“此次的认证工作与以往的评优有着很大区别,它只局限于一个专业,所以能够针对工程教育专业的具体情况进行细致深入的研究认证。并且,我们现在是达成性的认证,申请学校必须要符合标准要求的全部条款,否则就是没有达到要求,在这样的要求下,教学质量自然就会提高。”

“从短期目标来说,我们现在做的认证工作是为了两年以后可以顺利加入《华盛顿协议》,做到真正与国际接轨。”在吴岩看来,今后中国的工程教育人才可以面向现在、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更为重要。

“教育首先关注学生的感受”

作为预备成员国,中国工程教育认证工作提上日程,给高校带来的变化就是要从以学生为本、目标导向、持续改进三个方面着手。

在《工程教育认证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中,从招生到对学生的指导,再到对学生是否达成它的目标的检查、评估都有着明确的规定。“比如一个老师教学很有特点,但最终学生接受到的知识很有限,同时也无法证明学生从这样的教学中获得比以前更好的东西,那么我们会以后者而非前者作为评价的依据,我们更加看重的是学生的感受,不论该课程是否是国家精品课、是否很有影响力。”陈道蓄如是说。

《标准》的核心理念首先是以学生为中心,要能给学生以有力的引导,这就需要将学生的要求及其培养目标放在重要的位置,用目标来衡量和推进教育工作。

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李志义强调:“我们学校和老师实际上要给学生提供一个教育的环境,这个环境使我们的学生产生恰当的方式和策略达到他的学习成果。”

工程教育认证之所以要加强“目标导向”,陈道蓄说:“社会对教育的需求是不断的变化的,社会环境也不断在变化,所以任何一个专业需要持续改进。在认证中,提出问题、发现问题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推动持续改进,通过不停的反馈来形成一个循环。”

吴岩也强调:“高校一定要知道认证是提出问题和建议,更需要有持续的改进。高等教育如果没有持续改进的文化,那大学文化再漂亮也是皮毛。”

教学“从句号课堂向问号课堂转变”

为了切实提高高等教育的教学质量,教育部建立了以“学校自我评估基础、院校评估、专业认证及评估、国际评估和教学基本状态数据常态监控”为主的“五位一体”的中国特色评估制度,而专业认证工作也是这“五位一体”评估制度的重要一项。

余寿文说:“工程教育认证的若干特征都与以前的评估模式不一样。工程教育认证是以专业为单位,也是我国第一次真正大范围、大面积的以专业来进行鉴定认证,我们是以质量的保证和改进为基本指导思想和出发点。另外我们更加注意专业的办学目标的多样性,重视每个专业的基本要求。”

东北大学教授李鸿儒也表示,专业认证的实质与学科评估有所不同,“专业认证强调专业教育的基本质量要求,结论只有合格或不合格,而学科评估是一种质量评比。”

吴岩认为,现在高校对工程教育认证的理解仍需提升,“我们对认证工作需要有一个正确把握。参加认证的学校要证明在这个专业学期所有学生的水平而不是一个尖子生。”

陈道蓄说:“我们不比学校之间的师资队伍的科研水平,不比学校的科研项目、国际一流刊物上的文章,只看这个学校的师资队伍的学术背景能不能支撑这个目标的达成。”

那么,面对工程教育认证,申请工程教育认证的各高校应该如何做?李志义提出了建议:“关键是深化课堂教学改革,提高课堂教学质量,这是达成培养目标的重要基础。这需要实现四个转变,即:从灌输课堂向对话课堂转变、从封闭课堂向开发课堂转变、从知识课堂向能力课堂转变、从句号课堂向问号课堂转变。另外,要有一个完善的知识改进体系,要能对培养目标、毕业要求和教学活动实施持续有效的改进,要包含校内、校外、课内三个循环,要对这三个改进和三个循环的要素建立起清晰的互相作用的关系。”(作者系光明日报记者)

  

摘自:《 光明日报 》(2013112716 版)